文征明诗

发布日期:2019-01-17 浏览次数:241

  文征明(1470—1559年)明代书画家。字征仲,号衡山居士,长洲(今江苏省吴县)人。曾任南太仆寺少卿,后官至翰林院特诏。著作有《甫田集》。


九日游琅琊


寒菊经秋处处花,青山仍是有琅琊。

登山看菊兼多伴,莫叹重阳不在家。


九月廿日重游琅琊山


得闲不到山中乐,应枉天公与清福。

到滁不到琅琊山,归去何凭作公牍。

我于此地虽屡游,绝境十难穷五六。

况此间来不久留,能辞更展登临目?

同行喜是旧相从,景色不妨秋自肃。

朝晨驱马望西南,蓊郁虽无青可掬。

由来在意不在景,况我为山非为木。

供茶随处识山僧,挈榼先期遣童仆。

始寻六一上溪亭,回指琅琊转山麓。

盘游不足更穷源,僻往忻然发幽伏。

一带寒泉漫石流,石多偃蹇泉回洑。

摄衣散踏泉上石,足下泠泠响琴筑。

山中至胜尚有此,向来所得惟岩谷。

游山无穷如读书,愈索愈奇何虑熟。

山灵虽静不厌乐,一百番来未为渎。

斯言不是好游嬉,人不常闲景难复。

当年感慨此题诗,回首狂言犹在腹。

醉翁不是旧时亭,帝迹流为梵王屋。

三四年来更不堪,小亭亦圮居沈陆。

惟余石上文千首,一半崩磨不能读。

不辞诗句继前题,太息变更何甚速。

敢因屡至等闲看?只恐重来更非宿!